首页 儿童 治愈系 爱美 作品会 广告墙

上通云贵、下联汉沪——托口 ,走上祭坛的千年古镇

民俗之谜 / 2015-07-15 / 豆腐干 / 5℃
托口,位于湘黔边界。明清时期,因为经营桐油、木材,这个千年古镇成了“上通云贵、下联汉沪”,影响到整个沅水流域的商贸重镇。几百年来,她保存着原汁原味的湘西风情,安然静栖。但是,面对现代化建设,它不得已走到命运的终点——因为修建托口水电站,这里要被彻底淹没。在即将覆灭的前夕,请和我们一起走进这座小镇,回首她过往的繁华与风情,就当是一场为了告别的仪式吧。
托口位于清水江与渠水汇入沅水干流之处,故被称为沅水的第一口岸。因为河床开阔,水流平缓,明清以来一直是我国南方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,像这样船只云集码头,商旅来往频繁的场景已维持了三四百年。

黑湿的碎砖堆,斜塌的木梁,如坟包散布的砾石堆,沼泽般的坑洼地,再远一些,沅水滔滔,正在发出低沉的吼声……这里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——托口,湖南怀化下辖的一座千年古镇。我记忆中如诗如画的青山绿水,美过丽江的街心,已完全被眼前的景象代替。因为托口下游约3.5公里的东游祠在修建水电站,古镇成为蓄水区,不久以后,这里将彻底变成一片泽国。

我的故乡,即将登上祭坛。越是接近终点,我的思绪越渐痛苦。我开始想先辈是怎样在这块不毛之地,披荆斩棘,结庐而居,播下了文明的种子?又是怎样在短短的时间里打造出一座“内陆资本主义萌芽”的边贸商城?怎样创造出包容互补的清水江文化?本来,这一切就在身边,直到它将永不复返时,我才猛然醒悟,曾经漠视的一切是多么珍贵。对于托口,也许我要花一生的时间去思索。

阡陌交通,屋舍俨然,鸡犬相闻,托口古镇的清淳之美曾让无数人为之流连。如今因为修建托口水电站,古镇的居民被迫迁移到远处高地的新居中。黑瓦白墙的古镇,仿佛一位历经沧桑的老者,正在默默退出历史舞台。左图为托口地理位置示意图。
李白诗中藏托口

“杨花落尽子规啼,闻道龙标过五溪。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君直到夜郎西。”每当读到李白这首牵动无数读书人情丝的诗篇时,我总想有多少人会想起托口,这个湘西偏僻的小镇?

“五溪”是指湘黔川交界地带的五条溪流,包括辰溪、雄溪、溪、酉溪,以及朗溪(今托口渠水)。聚居在这里的少数民族便被称为“五溪蛮”。五溪蛮的来历可以上溯到远古时代,而真正进入史书,是汉代在此设立郡县之后。不过,相信大多数人对它的印象来自三国的故事。在诸葛亮南征孟获的故事中,便有托口。相传,蜀丞相率领30万大军前往南蛮之地时,曾在托口安营扎寨。在故乡的三里村,还有一座“孔明城”。方形的城墙用夯土做成,四周有着清晰的护城河遗迹。过去,常常有老乡倚在城墙下,向怀里的娃儿讲着苗汉交通的往事。

托口的名字何时得来,已经不得考证。很多人倾向认为那来自地理的因缘际会:从遥远的贵州都匀县云雾山中跌宕蜿蜒,清水江九曲连环又势不可挡地向东北冲出贵州,与源自湖南靖县的渠水汇合。因为两水互为顶托,汇合之地便得名托口。从这里开始,沅水携带着两条江的基因浩荡而去。所以,托口也被称为沅水的第一口岸。

因为扼控湖南、贵州衔接之要冲,又是水路交通的重要口岸,在唐代初年,托口已经是周边数十公里内商品交易的集市码头了。当后来繁华一时的洪江还只是一小小草市时,托口已是辖五县之大的县城。

托口历史上最富浪漫主义色彩的片段发生在唐代的天宝年间。当时,著名诗人王昌龄因一首《梨花赋》被贬为龙标尉,谪降五溪地区。恰逢当地的苗族首领叛反,他只身孤胆,前往苗军在托口的驻地——三里坪芙蓉溪,对女首领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。最终,苗女首领为之所动,以山歌作答,愿苗汉永息干戈,代代友好。王昌龄也欣然命笔,题诗相赠。从此留下了“题诗联苗汉,干戈化玉帛”的千秋佳话。

故乡的真正兴旺,始于明代。明永乐帝朱棣迁都北京,营造紫禁城。因为华北一带开发较早,太行山及周围高原的山林锐减,可供大型建筑的林木不多。东北虽然森林覆盖,但为女真等部落占据,采取多有不便。自然地,森林广袤的西南地区变成了朝廷青睐的采木之所。清水江腹地,山高林密,遮天蔽日,此前从未经历大规模开发,遍地生长有红心杉木和樟、梓、楠等珍稀木料。尤其是号称苗木的杉树,树龄长,木杆直,木质紧密,两三人合抱的巨杉遍山皆是。据说,为修建皇宫前来征集木材的钦差见之甚喜,称为皇木。就此掀开了托口的繁华往事。

明清时期,产自贵州的苗木成为皇家用木的重要来源,占有水路交通优势的托口遂成为商贾云集之地。一家菜籽油榨作坊,当地人喜欢购买这种现榨现卖的食用油。摄影/旷惠民
如今,托口还保留着很多古老的交易方式,乘船赶集的人们将成捆的木柴摆在柴码头河边等待买主。
畅通的沅水给托口带来商贸的繁华,也催生了资本主义萌芽。除了赶集时热闹异常,平日古镇老街的店铺里也能看到来自云贵地区的地道药材。
传统工艺的木桶木盆(摄影/旷惠民)
以及从60多公里外的清水江上游山区采集到的奇石(摄影/旷惠民)。
当然,还少不了各种手工老秤。
争江·木商古道

“看了托口的码头,就是看尽了天下的码头。”这是一位资深摄影家说的话。托口的码头很有特色,顺江望去,大桥巷码头、万寿宫码头、人寿宫码头、祖师殿码头、杨公庙码头、天王庙码头、灶王宫码头……十五座青石板码头一字儿排开,密密的吊脚楼临河而立。最特别的是,这些码头近百年没有任何人工修葺的痕迹,朴实无华。多少年来,雨打风吹,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过江船客。

每天清晨,天还没有大亮,货船、客船到岸的鸣笛声就拉开了一天忙碌的序幕,南来北往的船儿长龙般靠进码头,组成扇状,随波摇晃。片刻,黑黑的脑壳就争先恐后地朝这古镇小街上涌,有忙着搬运卸货的壮汉,上街卖菜的菜农、到集市上购物的妇女……随后那些膀粗腰圆的船家也步入小街,两边的摊主马上笑脸相迎,尽显殷勤。男人们会递上一支烟,大声大气地嚷;女人们东一句西一句地扯,韵味悠长。小街尽头有几家餐馆,店主偶尔还会拉上久别重逢的船家非要敬上几盅。满街尽是热闹和喧嚣,喧嚣过后,人流渐少,渐无。这时就是一天中最休闲的时光,船只静静地靠在码头边上准备迎接午后又一个人流高峰……

“别看这些破旧的码头现在有些都荒废了,当年可是一个个抢都抢不到的宝。”本地的老排工杨师傅略带羡慕地说道。杨师傅十三四岁就随父亲在沅江上下漂泊,经历了无数风浪,也听说过无数传奇。他和我说,托口历史上最大的一段公案当属历时两百年的“争江案”。

争江案缘起采木、运木。明清时代,采木大抵是这样的情状:山民们把砍伐下来的杉树的木皮一节一节整圈整圈地剥下来,铺平成堆,用大石块压住。晒干后不变型的木皮,可以用来遮屋顶。而剥了皮的杉树,就留在山上自然风干。接着山民会在山梁上挖出一道道的槽沟(又称“洪道”),让杉木梭滑至河边。运木季节来临时,苗木顺河而下,随着清水江自黔东流出,带着一路的惊心动魄,到了托口,正好与渠水上的“广木”会合,结成联排的杉木浩浩荡荡,在惊涛骇浪中急流而下。那是怎样壮观的情形!

这壮观之中,涌动的还有“利益”二字。清水江的苗木,供应的多是皇家官府和江南的富家大户,所以木商们对于木源的争夺与控制非常激烈。因为盛产木材的清水江的腹地是苗族、侗族的聚居地,历来属于“化外生苗”,与汉民族有语言、心理上的隔阂。而清水江中下游的卦治、王寨、茅坪三寨苗人与汉文化接触较早,便承担起汉族木商(山客)与少数民族木主(水客)交易的中间人。清顺治时期,木料交易的方式甚至发展到“山客”与“水客”只能在三寨交易,不能自寻买(卖)主的地步。如此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条。三寨中的有钱人,争着开伙店截住木主、木商。伙店负责喊盘定价,有“一口喊断千金价”的权威。由于行业利益丰厚,开店的人无不腰缠万贯。这不能不惹来其他寨子的眼热。当时,天柱县坌处的王国瑞、王繁芝等人串联了到托口共二百多里的沿江十八个村寨,设立了十八个关卡。只要有木排过关,每排抽银九两。过十八关,就得抽银162两,让木商们叫苦不迭。三寨人也不示弱,他们向官府上讼,不仅由湖南巡抚出面,将“十八关”强行拆除,且获得了官方许可证——三寨人可以轮流管理江木生意,每年向官府上缴“江费”。

官府的举动,并没有平息对于苗木利益的争夺,反而使其更加激烈。到了乾隆年间,坌处以及下游的人或者假扮皇商,从上游买木扎排,强行冲过三寨,或者拦截上游的缆船和下放的木排,对船工、商旅施以灌尿、吊打等酷刑。这场争江案一直争到了嘉庆年间。双方不断地动用武力,向官府诉讼,都感到疲惫不堪。三寨的人有官府支持,还可以敷衍,下游的寨子们因为连年集资,屡屡失败,有的穷苦人家为筹措集资款被迫卖田卖山,有的甚至卖妻鬻子。多数人都思木心酸,望江兴叹,无心再争。后来,上游三寨主动让步,同意坌处三寨开行当江。从此有了上下两个“三江”并行,这场持续两百年的斗争才告结束。

在这场旷日持久的争江中,托口得到了发展的契机。因为贵州70%的木材都要经过托口向外运走,争江的时候,常常有数百名的“木客”被迫停在托口。在官府的介入下,沿江各帮派终于约定除上游各地方势力分段“当江”以外,内地“山客”和外地“水客”一般只能在托口进行交易,唯有“三帮”“五”仍然享有进入“内三江”采购木材的特权。托口还专设了由驻军把守的“厘金局”。“上江之木不敢放,下江之客托口藏”,小镇一下子成了商贾云集之地,与之相应的中介机构“木牙行”也应运而生。

初级阶段的“木牙行”只是一些不固定的散兵游勇式的人物,他们向双方提供木材的供销信息,报酬是卖方2%,买方3%。再后来则发展到牙行提供食宿服务。下江来的“水客”大都财大气粗,牙行经纪人也不是贫寒之辈,为了规格对等,他们把自己的住宅装修一新,配上了做工考究的八仙桌,太师椅,板壁上装挂着书画丹青,名贵的茶具和每天擦得锃亮的水烟筒。接待、住宿都竭力仿效汉、沪豪门大户的排场。

明清时期,托口上连贵州锦屏,下可至常德、武汉,蜿蜒千里,形成了有名的“木商古道”。从沅水溯源至贵州镇远,沿古驿道穿黔中,经普安进入云南曲靖,是联系湘黔滇的重要通道,于是有人把云贵的“茶马古道”和“木商古道”连起来,合称“南方丝绸之路”。这条通道东南直达上海,西南直接缅甸,而托口这一名不见经传的湘西边陲小镇,因此被历史推上了边贸经济的潮头,可以说内陆资本主义萌芽的木商摇篮,“非托口莫属”。

老船工回忆起贸易盛况时说,在木材交易的高峰时期,来自安徽的木商挑银成担,一年最多能交银三百万两。沿江木排最多时,行人可以直接从排上过河。上个世纪30年代,托口的木材交易每年还保持在90多万立方米。成千上万的“水客”、“山客”汇聚托口。下游载运“盐粮棉布”的商船也相继逆流而上。春夏秋季,串串木排结成长队,如长长的金龙。

2005年,托口人将祖坟迁移到了后山腰,平整了山头(上图)。这座赵氏宗祠因在被淹没库区范围,将成为沉没的记忆。摄影/旷惠民
右图是洪江市的重点文保单位——赵氏宗祠。因为古镇居民的宗族意识很强,加之商业家族的资力雄厚,古镇一度拥有八大宗祠。
几十年来,因为公路、铁路的日益发达,托口失去了交通的优势,发展步履缓慢。不过古镇却因此逃过了无序建设的肢解和毁灭,奇迹般地幸存下来了。平日,这座美丽小镇的居民或者凑在一起唠唠嗑,或者斗鸡嬉戏,生活得怡然自乐。
万商云集的商贸重镇

木材集散之外,托口的另一大支柱产业就是桐油了。桐油是从油桐种子中榨取的油脂,因为有超高的防水性能,盖房、造船等行业无不视其为珍宝。托口与桐油的渊源,大概发生在康熙年间。当时安徽霍邱人张扶翼到黔阳做县令,劝百姓种植油桐树取籽榨油。很快,种植油桐获得了丰厚的回报。这引起邻近各县的争相效仿。托口,处于黔阳、会同、芷江、天柱四县交界之地,多为山区丘陵,土质肥沃。种植油桐树,只需要几年功夫便能成林结果,取籽榨油。于是,托口方圆数百里,漫山遍野多种桐树。阳春三月,桐籽花开时节,绵延数百里,一片粉饰银装,好不壮观。

拥有优越的口岸优势、周边取之不尽的原料资源和劳力资源,托口的吸引力不言自明。这里甚至形成了一种稳定的产业:每年春天,大量油商蜂拥而入,从汉口常德将棉花、布匹、食盐运来,赊销给种植油桐树的农民,秋后农民再偿还以桐籽或桐油。

当年托口小镇上仅榨坊就有四十八厂。宽敞的榨坊,一排可设六至八座油榨。油榨用巨大的杂木劈开对半,长约四五米,用结实的木架固定,中间挖空成直径60公分的槽沟。焙干的油籽被巨大的石碾盘碾碎,然后放到特制的大锅里炒熟,用稻草包好,踩实,这叫踩枯。当踩好的油枯整齐有序地排在油榨槽里,便可以开始正式地榨油了。榨油时,需要五六个人齐心协力,拉着草绳挥动油锤准确用力地撞击油槽另一端的尖木,桐油便在这挤压中一滴一滴流出来。在长年滚动不息的碾盘和响彻云霄的油锤声中,金色的桐油一滴一滴汇成长江大河,孕育出湘黔边地的资本主义经济。

当年,小镇一半以上的建筑是油号,其中最具势力的当属“刘同庆”、“刘安庆”、“荣昌祥”、“大昌丰”、“吉庆丰”等。因为托口的交通运输完全依赖水路,油号的营业部全都设在临河的码头上。油号房屋宽敞高大,大厅正中屋顶斗采光通风良好,二楼的房间成环型布局,以走廊相连,可供职员及客户住宿。大厅的地面铺的是“冻地”,即先用酒杯大小的石头铺底,然后用石灰、细沙、桐油和成的灰浆抹面。这种“冻地”干透后,比现在的水磨石地面还结实。“冻地”铺面时,在上面用绳子压上格子花纹,大厅正中还要做出“骐麟赐福”一类的吉祥图案。驰名中外的“洪油”,最先就是在这里成交,然后出洞庭,下长江,飘洋过海,走向世界的。桐油年销量最高时达二十多万担,一时间江边樯橹接踵,镇上万商云集,好一派繁华热闹。

如今,洪江古商城的旅游炒得火热,一些专家学者称它是“湘黔边境第一商贸城”,其实无论清水江木材、桐油土特产的顺流而下,下游地区“盐布粮货”的逆流而上,托口这个清水江出黔的第一口岸始终承载了商贸交易的首要任务。而且洪江只有油号,没有榨坊,所以托口才是“洪油”的生产基地。也是因此,我们怀化民间早有说法:“先有托口,后有洪江”。

看到老纸扎匠刚忙完手上的活计,开始进餐。时间仿佛在这里静止,酝酿出特别的味道。摄影/旷惠民
托口的魅力在于历经千年风雨,依旧保持着几乎完整的框架。顺着老街慢慢行走,你可以看到刮脸的匠人正在为几十年的老客服务。

为此只要到托口的街上走走,就知道了。

托口的街道用青石板铺就,留下了岁月的洗礼痕迹。每隔十来米,就有一块雕刻成古铜钱形的小石板。街道四周的雨水,带着尘灰往铜钱孔汇集,通过下水道,流到清水江里。每当大雨过后,长街窄窄的屋檐顶上,是一线朗朗如洗的青天,脚下则是光洁照人的青石板。就是因为有了这铜钱形的“水漏”,长长的青石板路真可谓“雨不溅泥,晴不扬尘”,长年保持着小街特有的洁净。

得利于木材和桐油两大产业的迅猛发展,清代以来托口的繁华局面与日俱新,上游来的“苗船”,下游来的“麻阳船”(对下江船只的统称),以及清渠两江下来的木排几乎塞断江流。各路商家纷纷在托口,割地而据,建宅院,开作坊,办店铺,忙得不亦乐乎。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,几个世纪来,古镇沿河形成了一条长长的商业街。民国十五年(1926年)时,竟奇迹般地形成了九街十八巷的繁华局面,诸如龙盘街、半边街、荷叶街、棋盘街、丰家巷、火烧巷、大桥巷、暗巷子等等,最特别的是,托口保存完好的古建筑尚余300多栋,历经千年风雨,依旧保持几乎完整的框架和韵味。

顺着老街慢慢行走,随处可见昔日商贾的痕迹:保存完好的八大油号之首的“刘同庆油号”,纺织业的前辈“曾家染坊”、“杨志伦绸庄”,文人墨客吟诗作赋的“鸾楼”,老字号的“黄同兴药号”,工商联的鼻祖“万寿宫”、“南华宫”……这些商铺规模大,密度大,往往前店后坊,上寝下店,而且巷巷通码头。

虽然民国以后已经看不到往日油号、木行的繁忙了,但有幸的是,小镇上还有传统手工作坊穿插其中,纸匠、铁匠、石匠、钟表匠、木匠、竹篾匠、圆桶匠……手上的活儿忙不停,他们在自家门口演示着祖辈传下来的精湛手艺。

走在老街上,稍加留意就会看到每个店门前都有个巴掌大的小门。商店的招牌也是千姿百态,最气派的是店门上方的木底金字招牌。托口老街留存最多的落地式木招牌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,这种招牌是建房时在两边檐柱外伸出两尺的地方再加一根落地方柱,装上木板,用红纸写上字号贴上去。外地人来,若是不告诉他,一定会误以为是遮风避雨所用的。

走进悬挂着锯齿形布幌的店铺内,柜台呈曲尺型,店门板则全是编好号可以拆卸的。晚上打烊后,临街那面的店门板上会留下一个比巴掌稍大的小门,如有晚上来的顾客,店主得先从小门里看清来人是否可靠后才递出货物,现在防盗门上的“猫眼”恐怕就是从这里得到的启发吧。

图是托口的一位巫师正带领人们祭拜杨公菩萨(摄影/旷惠民)。杨公生在托口,因造反朝廷战死在沅水。
人们为了祈求商船木排平安航行,奉其为沅水的保护神。托口的老街上,总能看到信徒在“威震江南”的杨公庙前祭拜,赐求平安吉祥。
杨公,沅水的土著神

在古镇行走,街巷不起眼的地方,会发现一座高仅一米的小庙。说是小庙,或者叫高龛更加合适,因为那里面往往没有塑像,只有在正中贴着一张红纸,上写“杨公之位”,外楣正中则贴着“威震江南”。不熟悉的人也许觉得语气好大,但托口人都知道这个小庙意味着什么,那是我们祖祖辈辈供奉的一位土著神——杨公。

杨公的故事说起来有些悲壮:很多年前,清水江边的青木村住着两位靠撑船划排为生的老人。他们年近50才生下一个男孩。孩子生来一副红脸,活像关公。老人想这恐怕是自己长年行善吃素得到的恩赐,就给孩子取名杨素。

杨素确也神奇,他日长半寸,夜长五分,不到半年已长成一个力大无穷的彪形大汉,能日行千里。那时朝廷四下横征暴敛,大征皇木,搞得民不聊生,天怒人怨。杨素决心要推翻朝廷,于是投向深山,拜太上老君为师学习武艺。几年之后,他果然练就了点纸人纸马成兵、隐身遁形等诸般法术。下山之后,杨素在鸡鸣五鼓时手挽强弓,将三支神箭射向京城的金銮宝殿。差点一命呜呼的皇上惊慌不已,找来国师,测算出湘西有杨姓人造反。于是,便派军师胡布里带领三千人马前来捉拿。来得托口,杨素点起纸人纸马,与官兵一场血战,只杀得数百里碧绿如镜的清水江血流成河,两岸如画的青山绿水一派飞沙走石,天昏地暗。杨素虽然被胡布里一剑砍掉下巴,仍能手托下巴,手舞铜锤,且战且走,终力不能支,最后被官军杀死,葬在托口冒头坡。因清水江血流成河,一直红到雄溪,洪江也因此得名。

杨素死后阴魂不散,冒头坡一带天上地下雷轰马叫,刀枪厮杀声彻夜不息。消息传到京城,国师前来暗访,在坟墓周围种下一把桐油籽。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,第二年,方圆数百里一下生出了成片的桐油树。每当杨素忌日将近的季节,清水江两岸,连绵接天的桐籽花就会竞相开放,一片雪白。百姓当空叩拜,都说是杨素显灵。从此人人敬奉“杨公菩萨”,广修庙宇,春秋祭祀。

传说和信仰难免玄幻,不过杨公确实真有其人的。明万历四十三年(1615年)《辰州府志》载,杨公本名杨漱,乃是北宋人物。杨氏共有三兄弟,杨漱排行最末,因“并称英勇,有寇屡力御之,一方民多赖焉”。如果追究杨漱因何变成了民间神话中的形象,大抵是因为湘黔边地本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。明朝以来,曾经发生过数次“赶苗拓业”的行动。朝廷派兵剿杀、驱赶原住的苗、侗、瑶等山民,由屯驻的官兵、土司、移民重新开拓家业。对于湘西的原住民来说,这些杀戮血迹斑斑,当然不能接受。于是,他们便按照自己的意愿,塑造出一位惩恶扬善、保护百姓平安的民间神祗吧。

在故乡人的心中,杨公是最灵应的。这位神人可以掌管千里沅江的水上航行运输,护佑船排出入平安,确保航道风平浪静,早已变身为镇守一方的河神。从托口出发,无论上游、下游还是各支流在内,几乎所有水陆码头,无不建有“杨公庙”。最远的上庙在贵州的茅坪,下庙在湖北的武汉鹦鹉洲,一直管到南京镇江,故杨公也有“镇江王”的称号。

按照家乡的民间祭祀习俗,对杨公的崇拜不在儒、释、道任何一教的范畴,而属于民间巫傩类。而土著神祗杨公的祭祀也拓展了当地群众的信仰格局。在古镇,老乡们把祭祀杨公作为一个最隆重的节日。在杨公庙里,巫师戏班演唱傩戏的锣鼓声常年不歇。每年端午,街巷行人密集,人声鼎沸。只见杨公庙氤氲缭绕,信众簇拥,三叩九拜。戏楼上锣鼓琴音交织,头戴通红面具的“杨公”唱着:“水有源头树有根,出身湖南庐阳镇。武官杨武多灵圣,敕赐加封托口神;托口神堂安我位,我去江河救难人……”辰河高腔抑扬顿挫,掷地有声。

一江水,一河神,一传说在沅水讲述得那么久,流传得那么远。它是沅水人在征服大自然的过程中思想和信念的不断演绎,同时也是船工、排工们生活愁苦、江河凶险的折射。如今托口边上的沅水已不是昔日的江河,大坝水库截断了奔流不息的千里青龙。在新的历史面前,托口要何去何从?

82岁的庾建安将要搬离老宅。他原来是托口供销社的老采购员,年轻的时候走南闯北拍了很多照片,整齐地挂在墙上。他常说,人生是由无数个瞬间组成,墙上的这些照片就是自己一辈子的生活。摄影/旷惠民
82岁的罗金娥是50多年前嫁到托口的。夫家以前做布匹生意,经济条件好,结婚时特意定制了这张精美的雕花木床。现在要离开老宅了,她依依不舍地说:“我在这张床上睡了60多年,它伴我留下了很多美好回忆。”摄影/旷惠民
伤逝,宿命的结局

曾经,托口瞿家团河边有一座“灶王宫”,外面有一大块空地,断壁残垣,荒草丛生。那是湘西第一造船厂的诞生地。

打造这座船厂的人叫做侯永财。当托口木行发展到“七十二家”之多时,江上停泊准备改编的木材垛子排绵延数华里,扎排的工人近五六百。排筏之间需要船来载揽渡人,侯永财看准了造船业的发展前景,决定在“灶王宫”前和柳洲河滩上自办船厂。木商也看中了船厂带来的商机,他们直接在侯永财的船厂订购新船,然后把早已收购的大量土特产,直接运往常德、武汉等地销售。彼时,船工祭祀过杨公菩萨,把大碗的水酒倒入江中,船头工发出一声宏亮的号令:“开船喏!”在一片鞭炮声中,铁篙抵向码头,水手们唱起雄壮的船工号子,新船满载货物,劈波斩浪……侯永财的生意在号子声中也变得非常火爆,到1908年,他已拥有100多名员工,每年光产小筏子就达到1400多只。

1916年,正当侯永财的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,中国发生了“讨袁护国”运动。蔡锷属下部队与袁世凯的北洋军阀部队在托口、江市交界之地的杉木桥一带连日激战。袁军大败之际,为了阻止蔡锷部队追击,把沿江所有船只尽行烧毁。侯家船厂在兵荒马乱中被洗劫一空,彻底破产。

之所以说到船厂的兴衰,是我觉得这命运与托口仿佛相似。在民国之后,西南地区的铁路、公路日渐发达,托口的水路优势被大幅削弱,这个运行了千年的古镇再也不复往日商贾云集、灯红酒翠的繁华,立时衰微下来。尤其近几十年,在席卷全国的房地产开发热潮的冲击下,古镇的南郊地带建起了新街,老街更显冷清异常。不过,也是因此,老街幸运地逃过了无序建设的肢解和毁灭。作为湘黔边贸经济发展的重要历史见证,奇迹般地幸存下来了。

托口水电站将要下闸蓄水,这座拥有1000多年历史的古镇将永眠水底。两万多托口居民离开了数十代人生活的古镇乡村,移去新城生活。被遗弃的托口古镇,已死寂一片。她的变迁给我们留下了很多思考的话题。

然而,古镇还是没有摆脱宿命的结局。数年前,国家宣布要在托口的下游修一个特大型水电站。这些年,镇上的老宅搬的搬,拆的拆,伴着隆隆的推土机声,眼光所及尽是倒塌的屋梁与瓦砾。如今,古镇马上要走到被蓄水的命运终点,成为如泰坦尼克号一样永埋水底的风景。如此种种,我不堪回忆,也不想多说。我们一边用现代化的装备割断历史,一边又动辄斥资几十亿的打造一座座“古国、古都、古城”。亵渎先人,糊弄后人,这可谓荒诞愚昧的闹剧了吧。


责任编辑 / 贾欣  图片编辑 / 余荣培

上一篇: 加拿大美洲野牛涧遗迹 史前狩猎法
下一篇:
相关推荐
小希私人手工布艺口金包的详细做法
手工DIY古装汉服娃衣的详细做法
教你做束口包 简单卡通单带束口包
口金包怎么做 一款民族风口金包的
教你用木质物流托盘制成实用的户外
教你用瓶盖制作简单实用的手工DI
简约甜美白色口金包的做法手工DI
探秘全球十大著名古墓 背后的故
教你制作时尚大气的手工DIY女士
教你制作漂亮的DIY植鞣革自染色
牛皮口金包基础款手工制作图片教程
教你制作漂亮时尚的手工DIY圆鼓
创意漂亮实用的手工DIY方形滑杆
教你制作漂亮时尚的手工DIY折叠
教你制作漂亮的实用的手工DIY风

作者

名字:花香调

来自:陕西 汉中

微信:1795648562

QQ:1795648562

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大家好,我是花香调,希望肉丝们喜欢我的作品,欢迎加我QQ一起交流。


花香调的其它作品

雪糕棍手工DIY实用的墙壁置物架做法
教你自制手感超棒五彩水晶泥的做法图解教程
能飞70米远的纸飞机折法图解教程 国外牛人破吉尼斯新纪录
丰富多样的旧物利用宝宝游戏材料制作方法
奶粉罐铁盒、糖果盒不要扔 令人称奇的旧物利用手工创意
日本插画师超写实手绘作品 晶莹剔透的宝石

最热

上通云贵、下联汉沪——托口 ,走上祭坛的千年古镇
加拿大美洲野牛涧遗迹 史前狩猎法
您知道清明节的来历吗?揭秘清明节的由来与传说
蛇年话蛇:初民时代最强有力的图腾之—说文解“蛇”
吃本族人祈祷丰收的非洲食人族 揭秘世界食人族大全
古代大阪风情 东渡日本的鬼文化
世界最神秘宗教巫毒教 海地还魂尸在田间
您知道端午节真实来历吗?揭秘端午节的由来与传说